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3 Reads)
現在,2011年3月最後一天的23點多,我從堂弟家人聲暄鬧的酒場上回來,獨自在故鄉的老房子裡。堂兄剛剛一再留我,要和他晚上睡在一起說話,我還是摸黑跑回家來。 我不是不喜歡熱鬧。我要守著我的父親母親,我要守著我的心。中午回來,在父母的遺像前點了柱香就跑出去,還沒有好好和他們在一起呆呢。雖然他們幾年前先後到了另一個世界,但在我的心裡,他們永遠那麼鮮活,那樣生動,那樣觸手可及。 經過幾年時間的打磨,父親母親剛剛離開時心上的那種痛早就鈍鈍的了。過去那種想不開、那種為什麼父親母親這麼早就走的了痛楚,現在多是沉澱在心裡的平靜。世界上什麼最大?現實。誰也不能不向現實臣服。同時隨著年齡的增長,人生也往成熟的方向進發,對於生老病死,也有了更客觀全面的認識。 夜半時分,家裡寂靜極了,父親母親並排在中堂供桌上坐著,他們眼光柔柔地看著我,我細細地打量著他們。父親多年輕啊!遺照是他50多歲到小城看我時拍的,那個時候的父親雖然生活依然艱難,但眼神中看不到一絲艱苦。父親是過慣苦日子的,生活裡有丁點兒甜他就覺得夠好了。這正是他們這輩人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之一。母親的遺照翻拍的不是很清晰。照片裡的母親已經是老年了,她是滿面的慈祥和藹。對了,母親最後一年多和我生活中經常就是這種表情,在飯桌上,在散步的馬路上,在休息的沙發上。母親一生也是歷經艱辛,老來剛剛能享福了,生命卻迅速凋謝了。從父親母親身上我算是看出了生命裡的某種宿命:當你把所有的心操完,當你想著前後左右都沒有什麼太讓你不放心的時候,當大家都看著你不錯、說你該離清福的時候,生命也就距離終點不遠了。 公路上傳來一陣汽車聲。我再次想起父親母親那些年天天站在門前路邊迎送我們的情景。不管我們姊妹兄弟誰回來,只要提前有了電話,他們總會包好餃子(或者其他吃的)、守在路邊一遍遍地看經過的車輛,看我們是不是到了;每次我要回去,父親母親總是大包小包地給我帶上自家產的做的各種吃食,用車子送到路邊,等班車來了送上車,站在路邊看我坐在車裡走的不見了影子。如今我每次回家來下了車,總會像過去一樣先掃視一眼,像是等著父母來接似的,直到走出幾步才反應過來,過去的溫暖如過眼煙雲,永遠不可能再回來了…… 剛剛翻了一下父親母親的影集。這裡的照片大部分都是我親手拍照的,有去北京秦皇島的,有蘭州西安的,也有在我所在的小城的,還有好多都是過年時候回家來時拍的生活照。其中讓我感受深刻的,父親是去世當年春節時坐在老房子裡小方桌邊吃餃子的,那時候的父親還那麼硬朗,一點兒也沒有會得病的跡象;母親是去世前一個多月小城裡一場大型文藝活動現場,在炎熱中她搖晃著小旗子、目視舞台。看著母親的照片,我真的酸淚欲滴。那個時候,母親應當已經病得不輕,但她從不表達出來,在我面前從來都那麼“正常”。現在回想,兒子在照顧母親方面真是沒有用,既做不到細心,更談不上精心;如果是姑娘來照料母親,可能會好很多。 3月就要過去了,清明就要到了。我這次回故鄉的目的,就是參與弟兄們共同為祖墳立碑的事情,同時借這個機會安置母親骨灰。明天就開始做準備了,母親的骨灰在家裡也還有最後一天了。媽媽,還是讓您魂歸土地吧。入土為安,您安了,大家也就安了。 現在,我靜靜地坐在屋子裡。入夜,沒有燒火的屋子裡還有點兒涼。等回,我就要睡了。我要睡在父親母親最後睡過的地方,我要撫著父親母親用過的床單被褥,我要感受父親母親給我的溫暖,我要聆聽父親母親的親切囑咐。 我等著一個夢,在夢裡再看到父親母親。

| 3rd Apr 2013 | 一般 | (2 Reads)
週末總是讓我感到十分愉快,因為再也不用叫外賣了。一周下來,錢變得飛快,一張變兩張,兩張變幾張,幾張變許多張,然後剩下的就只能買三飯的麵包了。 有天晚上,我被大家撇下,一個人去中大啃麵包。不料,遇到一個不太認識的小師妹,她剛參加完一個夏令營,掏了不少錢,我聽了很高興,就和她談了起來。她問我,在幹什麼?我說在實習,她說是打雜嗎,因為她聽很多人說實習都是打雜的。我說很不好意思,公司沒有給機會我打雜,儘管我試了很多次,還是沒能成功,他們說我很不專業。但我不會放棄努力,一旦打雜成功,我會通過移動每天定時告訴她。 在公司,令我最煩惱的是中午睡覺。我試過趴著睡,托腮而睡,仰頭而睡,側臉而睡,都沒有睡著,孔子曰過:中午不睡,下午崩潰,他說得很對。為了對付這一問題,我發動起能夠發動的全部細胞,追尋睡覺的秘密,我希望Google能提供一下“菜鳥上班中午快速睡覺入門書”,或者在百度裡能找到“10分鐘讓你擺脫中午睡覺的煩惱”等之類的書,可惜知道秘密的人都睡覺去了,沒有時間寫書。求助無門,只得靠自己了,決定第二天我就帶著我的枕頭,裝上我的公仔,乘著那地鐵來。 同事問我睡得香不香,我說當時睡著了,不知道。但是第二天就被可惡的蚊子給弄醒了,昨天我睡剛那,今天它們就帶著一家老小趕過來了。一代代,越來越到的蚊子知道有達爾文這麼一個人,達爾文他最然死了,但給留給它們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它們不斷強大,中國馳名商標“六神花露水”已經失去了作用。我不斷地噴,它們不斷地叮,叮不上人,死不罷休。我十分生氣,我決定要告訴它們,我是天天吃肉的。終於它們嗡嗡地來,輕輕地走,我揮一揮雙手,不留下任何活口。 但拍來拍去,手卻隱隱作痛,淚也蠢蠢欲動,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打算買一把刀,找個隱蔽的地方,練它一年半載,然後回來專找特殊部位砍,殺它個措手不及,永不繁殖。人要剛出手時就出手,就像王朔罵記者,該粗口時,就粗口,風風火火紅幾周。同事說不行,現在在廣州買刀要登記的,而且還是實名制,有時還外加身份證複印件,還要看人。我想也是,像我這模樣去買刀,還沒買,就被捉起來了。哎!買刀,不是你想買,想買就能買。 懷著愉快的心情下班,外面有兩條彩虹,映著晚霞。在地鐵上,碰到一個漂亮的女同學,在我不遠。在我不遠,還有一個男的,男的走近跟女的搭訕,估計都不太認識,車上的視頻正播著一些小學生練武,為亞運加油。本來不理他們的,沒想到那男的竟然跟女的說自己是廣外武協的,而且還是會長。我嚇了一跳,驚訝地看著他,認真地端詳著他,以為邵校暑假去韓國整容了。還想跟邵校說我很遺憾,手術不是很成功。 那男的,接著說最近還參加過廣東省比賽,拿了第一,我被嚇了第二跳。估計他也不太喜歡自己的臉,不過去整容,出來整得跟邵校一樣,那我就被嚇第三跳了。

| 14th Ju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哥哥弟弟坡前坐,坡上臥著一隻鵝,坡下流著一條河,哥哥說:寬寬的河,弟弟說:白白的鵝。鵝要過河,河要渡鵝,還是河渡鵝。

| 9th Jun 2012 | 一般 | (3 Reads)
最近有些小孩子好像很為這些事情苦惱。 有個小孩子,雖然我不清楚什麼狀況,似乎常為還未發生的事情擔憂。 還未開始戀愛,便已擔憂著屆時失去的痛苦,因此便不開始戀愛。這是很多人普遍的狀況吧? 但什麼才會是確定不會改變、不會失去的東西呢?那天上課我跟人開玩笑,若要追求穩定,能從1歲看到入土時的狀況,莫若早點打算尋個什麼法子好進了監獄,每天按時作息,過一成不變的日子,最大驚喜便是來的新舍友,終於可聊些新鮮話題——可能就真的能一眼從頭看到人生末尾——只怕又會有人說,這樣要悶到不如幹掉自己! 我們的生活中,有甜、酸、鹹、辣、苦五味。幼時最喜甜,那時整個世界給的,不管吃的還是語言還是撫摸,都是各種甜蜜,因我們在這段時間學習寵愛的滋味。 及大一點,因為受罰,開始體會得不到,再大一點,開始喜歡異性或同性,表白而被拒,也都是得不到,因此酸——對應到舌頭的發育,也是比甜要稍緩的。 可我很小就開始膩了吃甜而特別嗜酸話梅,現在想來,也未知是何道理。 鹹是生命中最重要的味道,人若吃不到足夠的鹹,會生病;若勞作太過,我們會說付出的是血汗,因此知道工作和付出的艱辛。 辣是一種調性,我們說某人辣,不管是性格還是身材,都讓我們看到生命的熱情、飽滿還有張揚。 而對苦最敏銳的感知在舌頭的最後面,也只有成長到一定年紀,我們才會慢慢懂得並喜歡吃苦的食物,從苦瓜到茶到咖啡,再慢慢品出其中的滋味來,而再成長一些,甚至到老年,才會真正學懂關於“失去”這門極其重要的功課。 然後,也越發懂得欣賞甜,以及苦後的回甘。 因為擔心日後的“苦”,而拒絕現在相聚相愛的“甜”,是件有些荒謬的事情!所以,我們要做的很簡單,就是勇敢而已,這是人生的功課,全部都好好修到,人生才算真正圓滿。

| 5th Jun 2012 | 一般 | (4 Reads)
我覺得,有必要回憶。當我的心靈在困擾或是憩息的時候。 昨晚失眠。想起了,一段關於四個人的成長故事。 我,妹妹,萍表妹,美堅表妹。 我們從小玩到大。記得最近的一次相聚,還是08年吧?還是美堅表妹懷著孩子的時候吧?現在,她的兒子應該差不多一歲了吧? 說起我們四個姐妹的成長,思緒就飄忽得很遠很遠。 還記得,無論小學還是初中的每個寒假,暑假,我們幾乎都是一起度過的。要麼四個人在我家住一段時間,要麼去阿姨家(美堅表妹家)住一段時間,要麼在舅舅家(萍表妹家)住一段時間。那個時候,交通也不怎麼發達,我們常常是四個人騎著兩部自行車,輪流載著,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有說有笑,一點兒都不覺得累。無論去到誰家,我們四個人都是睡在一張床。我和美堅表妹睡一頭,妹妹和萍表妹睡一頭。就這樣,一個晚上打打鬧鬧,談天說地。白天出去玩,出去幫忙幹農活,干家務活,形影不離。日子就是這樣無憂無慮地過。 還記得上山摘野果,被蜜蜂蟄得呱呱叫。還記得,跟著表哥們去山溝裡玩水,迷了路。還記得,我們跟鄰家的大男孩吵架打架。還記得,我們一起到玩具廠做暑假工。還記得,過年時我們一起放煙花。還記得,我們編織了很多好看的裝飾品,在街上賣,卻無人問津。還記得,舅母,阿姨,媽媽都常常說,看看這四個孩子誰先嫁人。還記得,我們也曾為很多芝麻綠豆的事而鬥嘴。還記得,我們曾為一隻老鼠的突然襲擊而徹夜不眠,輪流守夜。還記得……我拚命地回憶那些微笑與眼淚,卻發現,已經塵封了好多年了…… 四個人當中,我是老大。然而,你們早早的就出來社會工作了。我是如此幸運,讀完高中,繼而又上大學。在求學的日子裡,我們的聚會變得少之又少。但過年總會相聚。常常缺席的竟不是我,而是美堅表妹。最早出嫁的,也是美堅表妹。甚少聯繫的,也是美堅表妹。總覺得,她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 她那段曾刻骨銘心的愛情,卻因為家裡人的反對而放棄。但是,她最後還是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很快就結婚生子,一切都那麼順利。媽媽常說,你看美堅,初中還沒有畢業呢,找個好老公,幾千塊一個月呢。園林設計師呢。家裡的房子蓋得可漂亮呢。生了個兒子呢。當了專職少奶奶呢。有時候,我也很替她高興。她的思想比較簡單。應該也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吧?她沒有經歷過大風大浪,沒有讀過很多書,也沒有聰明的腦袋。憨厚而樸實。這樣的生活對於她來說,應該是很大的福氣吧?在親戚朋友看來是這樣的。但是,我不羨慕她。其實,這樣的生活也是有悲哀的。初中還沒有畢業就出去打工,然後找個老公嫁人,然後在家當少奶奶。我並不覺得這樣的生活是美滿幸福的。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追求,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境遇,每個人也有每個人的成長歷程。對於已婚的你,我始終是充滿深深的祝福。或許,你永遠都不會看到我所寫的文字(因為你不會用電腦)。也永遠讀不懂我的心。慢慢地,我發現,我們真的是兩個世界的人了。而且,且行且遠…… 萍表妹,一直都是我打心眼兒佩服的善良的好女孩。這些年的經歷也好,考驗也好。你都堅挺下來了。為了家庭,你犧牲了多少汗水,多少青春!雖然你也是年紀小小就已經出來工作了,但是,你的思想卻一直都能跟上時代!哇哈哈!開心吧?那天吃飯,我問梓賢,姑姑的男朋友帥不?姑姑對你們好不?梓賢說,那個哥哥好看!姑姑很好!但是,姑姑真是可憐的姑姑!我說為什麼?她說,姑姑為了她們,現在嫁不了人……聽著這話,心裡酸溜溜的。媽媽的眼睛也紅紅的。是啊,為了那些孩子,為了家庭,你一次次耽誤了自己的青春……祝你好運!一切事情都會好起來的!你是一個善良的孩子,上天一定會眷顧你的! 妹妹,也一直是心底裡很重要的人。這些年來,她在社會上也吃了不少苦,為了我,為了家庭,她也真的是費盡心機了。常常給爸爸媽媽添衣買鞋,常常擔起家中的小事大事,常常化解奶奶和媽媽之間的矛盾,常常為我的身體而擔憂,常常給我買漂亮的裙子……只是,在感情路上,總是那麼坎坷!我真的不想看到你受苦,不想看到你受傷害……有一種無法言表的心痛!因為這樣,你和我,你和媽媽常常鬧矛盾。要知道,我們都只是無限的關心你。一百個,一千個不願意看到你受委屈!但願你幸福快樂! 我們四個人,曾經,大家都心心相惜。現在偶然想起,還是會倍感親切!只是現實和成長讓我們彼此都有了很多的改變。然而,並不想這些記憶就此塵封!以後相聚的日子不知道在何時?那些微笑與眼淚,都讓我們留在心底吧。哪一天,我們四個又能睡在一起,相擁長談??

| 1st May 2012 | 一般 | (3 Reads)
我還記得2002年正月初二的那一天,我和愛人應邀到城西的弟弟家去吃飯,我們沒有乘車從城裡走,而是上了堤壩,繞著小城步行而去。那天下著雪,落雪的天氣通常是比較溫暖的,好像雪花用它柔弱的身體抵擋了寒流。堤壩上一個行人都沒有,只有我們倆,手挽著手,踏著雪無言地走著。山巒在雪中看上去模模糊糊的,而堤壩下的河流,也已隱遁了蹤跡,被厚厚的冰雪覆蓋了。河岸的柳樹和青楊,在飛雪中看上去information影影綽綽的,天與地顯得是如此的蒼茫,又如此的親切。走著走著,我忽然落下了眼淚,明明知道過年落淚是不吉祥的,可我不能自持,那種無與倫比的美好滋生了我的傷感情緒。三個月後,愛人別我而去,那年的冬天再回到故鄉時,走在白雪茫茫的堤壩上的,就只是我一人了。那時我恍然明白,那天我為何會流淚,因為天與地都在暗示我,那美好的情感將別你而去,你將被這亙古的蒼涼永遠環繞著! 在書房寫作累了,只需抬眼一望,山巒就映入眼簾了。都說青山悅目,其實沉積了冬雪的白山也是悅目的。白山看上去有如一隻隻來自天庭的白象。當然,從窗口還可以盡情地觀察飛來飛去的雲。雲不僅形態變幻快,它的色彩也是多變的。剛才看著還是鉛灰的一團濃雲,它飄著飄著,就分裂成幾片船形的雲了,而且色彩也變得瑩白了。如果天空是一張白紙的話,雲彩就是潑向這裡的墨了。這墨有時濃重,有時淺淡,可見雲彩在作畫的時候是富有探索精神的。 無論冬夏,如果月色撩人,我會關掉臥室的燈,將窗簾拉開,躺在床上賞月。月光透過窗欞漫進屋子,將床照得泛出暖融融的白光,沐浴著月光的我就有在雲中漫步的曼妙的感覺。在剛剛過去的中秋節裡,我就是躺在床上賞月的。那天濃雲密佈,白天的時候,先是落了一些冷冷的雨,午後開始,初冬的第一場小雪悄然降臨了。看著雪花如蝴蝶一樣在空中飛舞,我以為晚上的月亮一定是不得見了。然而到了七時許,月亮health忽然在東方的雲層中露出幾道亮光,似乎在為它午夜的隆重出場做著昭示。八點多,雲層薄了,在雲中滾來滾去的月亮會在剎那間一露真容。九點多,由西南而飛向東北方向的龐大雲層就像百萬大軍一樣越過銀河,絕大部分消失了蹤影,月亮完滿地現身了。也許是經過了白天雨與雪的洗禮,它明淨清澈極了。我躺在床上,看著它,沐浴著它那絲綢一樣的光芒,感覺好時光在輕輕敲著我的額頭,心裡有一種極其溫存和幸福的感覺。過了一會兒,又一批雲彩出現了,不過那是一片極薄的雲,它們似乎是專為月亮準備的綵衣,因為它們簇擁著月亮的時候,月亮用它的芳心,將白雲照得泛出彩色的光暈,彩雲一團連著一團的出現,此時的月亮看上去就像一個巨大的蜜橙,讓人覺得它蕩漾出的清輝,是洋溢著濃郁的甜香氣的。午夜時分,雲彩全然不見了,走到中天的明月就像掉入了一池湖水中,那天空竟比白日的晴空看上去還要碧藍。這樣一輪經歷了風雨和霜雪的中秋月,實在是難得一遇。看過了qvod這樣一輪月亮,那個夜晚的夢中就都是光明了。 我之所以喜歡回到故鄉,就是因為在這裡,我的眼睛、心靈與雙足都有理想的漫步之處。從我的居室到達我所描述的風景點,只需三五分鐘。我通常選擇解答黃昏的時候去散步。去的時候是由北向南,或走堤壩,或沿著河岸行走。如果在堤壩上行走,就會遇見趕著羊群歸家的老漢,那些羊在堤壩的慢坡上邊走邊啃噬青草,仍是不忍歸欄的樣子。我還常看見一個放鴨歸來的老婆婆,她那一群黑鴨子,是由兩隻大白鵝領路的。大白鵝高昂著脖子,很驕傲地走在最前面,而那眾多的黑鴨子,則低眉順眼地跟在後面。比之堤壩,我更喜歡沿著河岸漫步,我喜歡河水中那漫卷的夕照。夕陽最美的落腳點,就是河面了。進了水中的夕陽比夕陽本身還要輝煌。當然,水中還有山巒和河柳的投影。讓人覺得水面就是一幅畫,點染著畫面的,有夕陽、樹木、雲朵和微風。微風是通過水波來渲染畫面的,微風吹皺了河水,那些湧起的水波就順勢將河面的夕陽、雲朵和樹木的投影給揉碎了,使水面的色彩在瞬間剝離,有了立體感,看上去像是一幅現代派的名畫。我愛看這樣的畫面,所以如果快播電影沒有微風相助,水面波瀾不興的話,我會彎腰撿起幾顆鵝卵石,投向河面,這時水中的畫就會驟然發生改變,我會坐在河灘上,安安靜靜地看上一刻。當然,我不敢坐久,不是怕河灘陰森的涼氣侵蝕我,而是那些蚊子會絡繹不絕地飛來,圍著我嗡嗡地叫,我可不想拿自己的血當它們的晚餐。 所幸青山和流水仍在,河柳與青楊仍在,明月也仍在,我的目光和心靈都有可棲息的地方,我的筆也有最動情的觸點。所以我仍然喜歡在黃昏時漫步,喜歡看水中的落日,喜歡看風中的落葉,喜歡看雪中的山巒。我不懼怕蒼老,因為我願意青絲變成白髮的時候,月光會與我的美女髮絲相融為一體。讓月光分不清它是月光呢還是白髮;讓我分不清生長在我頭上的,是白髮呢還是月光。 幾天前的一個夜晚,我做了一個有關大雪的夢。我獨自來到了一個白雪紛飛的地方,到處是房屋,但道路上一個行人也看不見。有的只是空中漫卷的雪花。雪花拍打我的臉,那麼的涼爽,那麼的滋潤,那麼的親切。夢醒之時,窗外正是沉沉暗夜,我回憶起一年之中,不論什麼季節,我都要做關於雪花的夢,哪怕窗外是一派鳥語花香。看來環繞著我的,注定是一個清涼而又憂傷、浪漫而又寒冷的世界。我心有所動,迫切地想在白紙上寫下一行字。我伸手去開床頭的燈,沒有打亮它,想必夜晚時停電了;我便打開手機,藉著它微弱的光亮,抓過一支筆,在一張打字紙上把那句最能表達我思想和人體藝術情感的話寫了出來,然後又回到床上,繼續我的夢。 那句話是:我的世界下雪了。 是的,我的世界下雪了…… 文章來源:The World Newser |《新京報》評論週刊 | 月白風輕荷下有魚 |吳娟瑜的部落格 | 一匹北方的大灰狼 |RiverHawks Diary | lanlan的天空 |北京齊物秋水圖書有限公司 | 我的小說 |~單靖雅~shan~~~ |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企盼像寂寞的祈禱,雪落也無聲,早春的午後,天地間驀然旋動一派蒼茫。 無雨的秋,一路淒迷走過無雪的冬季,卻擷來世間所有的白色花瓣,從天亮到天黑再到天明,無數季節的手在舞蹈。這片沉靜的宇宙局部,終於披上了純白的婚紗,待嫁新娘般的楚楚動人。 初春的雪,淡泊而溫潤,已現出晶瑩的淺藍,幽幽暗香瀰漫了清晨的曠野。星星點點的踏雪的人,紅衣碧衫,如蓮似荷,仿若婚禮蛋糕上朵朵的雨花,縈繞著溫柔的燭火跳動。履痕在地球的宣紙上,描摹第一張中國畫。足印犁開時,一如叢林間溪流的炫音,沙沙淙淙;點染處,抑揚頓挫,濃墨重彩,雪地在暢鳴,咯咕咯咕有如遠方布谷的和聲。 朝陽升起在曼妙晨霧裡,暖暖的,映照天邊雲霞,一任無際的莽原聯袂,給大地的高腳杯斟滿琥珀般的葡萄酒,層層疊疊,螢光碧透。頃刻間,霧也散了,天造地設的水墨丹青,卻如亭亭的蹁躚女子,回眸時分,只剩了一抹淡淡的腮紅。 來在河濱時,那些彎彎的幽徑,已突兀著鵝卵石們繽紛的腦袋,萬縷春水化作飄渺的煙雲,向著灰藍的天際升騰。樹上的積雪,碎玉般的,軟軟地落在黃楊、或薔薇、或迎春的枝條,被那些柔韌的籐蔓,細細雕鑿出透明的花朵,於是,那音樂敲打在石板和松嫩的春泥上,又如木琴的清亮或笙簫的流連了。 從冬天走來的、踏雪的人,攝入鏡頭的還是爛漫春雪,打開那魔術的匣子窺探時,已滿目纏綿的春水,季節的綺麗轉身,嫵媚成瞬間的夢幻與繁華。看遍了純淨的天,高聳的橋,以及來時的方向,最後的一片潔白會在哪裡呢?不在遼遠的長空,也不在廣袤的原野,是在身後,一個被視覺忽略甚至丟棄的地方,兩塊青澀而質樸的石頭,靜靜的撐起的鵝黃的木條,那種在喧囂都市角落裡,誰也不會放在心上的,沉默的凳子。雪還厚厚的依然純白,暖暖的印著一個像男孩一個像女孩、另一個也像男孩和女孩的古拙、溫暖、快樂的手心。那些張開的指端,深深地印在雪的臉孔,像蓬勃的花,極力綻放著要覆蓋世間的祈願,掌心卻小心翼翼的輕盈,才讓那雪峰昂揚而厚重著。 來自遠古的,雪地上最後的、神秘的符號。 陽光也在,暖暖的溫情注目這相連的手心。 最左和最右邊的、女孩的古拙的憧憬開始融化,然後是向左和向右第二個,第三個……融化成雲樣的、溫暖的風,依舊純白,向著陽光的璀璨。 文章來源:F-zone人——朋友地帶! |小豬米米的成長紀年 | 中國強--輕的浮起重的沉下 |作家出版社的BLOG | 南航丫鬟的BLOG |塔羅師 劉洋 | 君之樹家園歡迎您 |歐萊雅蘭珍珍的BLOG | Silicon Beat |黃耿辛的藝術世界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3 Reads)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心理學家研究發現,打呵欠不光能在人之間傳染,狗也會被人的呵欠所傳染。   英國倫敦大學伯克貝克學院一名學生拉米羅·喬利-馬歇羅尼(Ramiro Joly-Mascheroni)通過實驗證明,當人在打哈欠的時候,狗也會被傳染。 他們已經將這一研究成果刊登在最新一期的英國皇家學會期刊《生物學快報》(Biology Letters)上。為了讓實驗更有說服力,喬利-馬歇羅尼在他的老師千住淳(Atsushi Senju)的協助下,採用了對照實驗的方法。   這次實驗共有29條不同品種的狗參加,包括邊境、杜賓犬犬、臘腸犬等。這些狗全都不認識千住淳和喬利-馬歇羅尼。在實驗進行之前,喬利-馬歇羅尼和他的老師也沒有和這些狗進行過交流。實驗是在一間大房子裡進行的,共分成兩組。在第一組實驗中,喬利-馬歇羅尼不光大聲的打著哈欠,還通過眼神與狗進行交流。在5分鐘裡,喬利-馬歇羅尼一共打了10次哈欠。在第二組對照實驗中,喬利-馬歇羅尼只是對著狗張大嘴巴做出哈欠的樣子,但是不發出聲音。結果顯示,在第一組實驗中,29條狗中有21條受到喬利-馬歇羅尼哈欠的傳染,也打起哈欠;而在第二組對照實驗中,沒有一條狗打哈欠。   為了讓實驗更有說服力,喬利-馬歇羅尼和他的老師還設計了一系列實驗。他們對著狗做出不同的面部表情,然後觀察狗的反應,結果顯示打呵欠是唯一能傳染狗的動作。而且,狗的年齡和性別對其受哈欠傳染的能力都沒有影響。更有趣的是,狗甚至比人更容易受到哈欠的傳染。   不過,也有人懷疑,狗是否只能模仿打哈欠這個動作。千住淳解釋說,狗受到傳染而打呵欠並不是在模仿,而是一種共鳴的表現,因為狗一般要經過訓練才能夠模仿人類動作。例如,當主人辛苦工作一天回到家裡後,狗也會打哈欠,這表示它能體會到主人的疲憊,這也說明狗能夠很好地感知人類。   美國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心理學家戈登·蓋洛普(Gordon Gallup)表示,這項研究發現非常有意義。如果能證明狗確實會受到哈欠傳染這個現象,就能很好地證明狗天生就具備共鳴的能力。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近日,摩托羅拉DEXT終於在英國正式發售了,其實摩托羅拉DEXT就是CLIQ的另外一個名字,兩者採用同樣的系統以及MOTOBLUR界面。   摩托羅拉DEXT採用側滑蓋搭配QWERTY鍵盤的設計,尺寸為114x58x15.6毫米,重163克。這款手機的屏幕為3.1英吋,分辨率高達HVGA級別,為320x480像素,採用Android 1.5操作系統,並配備了MOTOBLUR的解決方案,能夠提供優質的用戶體驗。   摩托羅拉DEXT手機內置500萬像素的攝像頭,支持自動對焦,並且可以在手機上編輯所拍攝的照片並加入地理信息。另外,這款手機還支持藍牙2.0+EDR、Wi-Fi ,內置支持HTML瀏覽器以及光線感應器和接近感應器。   摩托羅拉DEXT這款手機被英國運營商Orange定制,簽約的話即可免費獲得,只是每月需最低消費34.26英鎊,並且保證在網24個月以上。相信國內很快也將能夠買到這款手機的水貨,只不過目前還沒有中文版的系統,但是這款手機能夠正常顯示中文,並且可以通過搜狗輸入法輸入中文,因此對我們的日常使用並沒有太大的影響。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4 Reads)
酥油花是藏文化中獨具特色的酥油塑造藝術,龕供酥油花又稱為油塑藝術,最早產生於西藏苯教。相對於「朵瑪」供品的宗教性、嚴肅性、實用性、酥油花藝術在表現題材內容和表現形式手法上則具有更多的自由性、廣泛性、生動活波的藝術性。但有時酥油花捏塑供品造型樣式往往和「朵瑪」捏塑很難區別。   酥油花的來歷   公元641年,唐朝同吐蕃聯姻,文成公主被迎送到拉薩時,帶去了一尊釋迎牟尼12歲等身像,後來將佛像供奉於大昭寺,藏族人民為了表示敬意,在佛像前獻了貢品。按印度傳統的佛教習俗。供奉佛和菩薩的貢品有六色,即花、塗香、聖水、瓦香、果品和佛燈。可當時已是草枯花逝之際無法採擷鮮花,只好用酥油塑造了一束花獻於佛前。酥油花是一種油塑工藝品,以酥油為主要製作原料。酥油是青藏高原藏族等牧民的奶油類食物,是用牛奶經過反覆攪拌後提出的黃白色油脂。這種油脂呈凝固狀,柔軟細膩色澤純潔清香撲鼻,可塑性極強。其塑造的工藝品,具有形象逼真,色彩鮮艷,精巧玲瓏等特點。相傳,宗喀巴大師有天晚上做一奇夢,夢見荊棘變為明燈,雜草化為鮮花,無數奇珍異寶,五光十色,燦爛奪目。醒後為了再現美妙夢境,立即組織藝僧用酥油塑造各種花卉樹木、奇珍異寶。連同無數的酥油燈供奉佛前。   油酥藝術和十五花燈節傳到格魯派發祥地塔爾寺已有幾百年的歷史。起初,酥油花的內容單調,製作粗糙,後來相繼建立了上下兩個酥油花院,專門培養油酥藝僧。上下兩花院的藝僧憑著對佛的虛誠和對藝術的執著追求,在油塑技藝諸方面相互學習,取長補短,花樣年年翻新,內容題材不斷變化。技藝越加精湛.甚至超過了酥油花發源地西藏的一些寺廟而被社會公認為一絕。   製作工藝   酥油花是藏文化中獨具特色的酥油塑造藝術。酥油花是盛開於冰點的奇異之花,是以酥油為主要原料製作成的奇絕藝術品。它完全是在零度以下製作完成的,其塑造工藝繁複而奇特,多在冬季三個月間進行。   每年在寒冬之時,藝僧們會選取秋天草黃之後產下的牛奶,從中提煉出的酥油是純白的,而不泛出黃色,用其塑造出的佛像會面如滿月,人物膚質白皙。藝僧們先將酥油浸泡於冰涼的水中長時間揉搓成膏狀,去掉其中雜質塑造起來酥油更加光滑細膩。塑造之前油塑藝僧先要沐浴發願,進行宗教儀式。儀式之後,掌尺和其他藝僧一起選議酥油花的題材然後設計腹稿精心構思、策劃、佈局之後,便分配給擅長人物、動物、花卉、建築的師傅帶領各自的徒弟,在氣溫零度以下的陰涼房間開始分頭工作,所有工作從農曆10月15開始到來年正月15完成。   酥油花捏塑在發展中形成了浮塑和立塑兩類。浮塑形似扶雕或半立體狀高浮雕彩塑。立塑即立體鏤空彩塑,它在形式上有單塑、組塑之分。酥油花捏塑根據規模和用途又可分為中小型龕供酥油花塑和大型觀賞型酥油花塑兩大類。   酥油花的製作分為四道工序。   首先是綁紮基本骨架。根據所擬定的題材內容精心設計,用軟革束、麻繩、竹杯棍子等物紮成大大小小不同形態的「骨架」,即所塑造的基本模型。   其次是塑造形態,即「做胚胎」。塑造的第一道原料是用上年拆下來的陳舊酥油花摻和草木灰反覆捶打搗砸,做成韌性好彈性強的黑色塑造油泥。然後用這種黑色油泥在骨架上塑造成粗糙但準確的一個個造型,其塑法近似面塑或泥塑。基本形體做好後,須經掌尺對形體姿態、尺寸大小、相互整體結構比例進行修改、審定後才算定型。   再次是「敷塑」。塑造的第二道原料是在加工成膏壯的乳白色酥油中揉進各色礦物質顏料,調和成五顏六色的油酥原料,仔細地塗塑在做好的形體上,有的還要用金、銀粉勾勒,完成各色形象的塑造。要是塑造紅花綠葉或是玲瓏剔透的玉石寶玩,則直接用彩色油料一次塑成。為了防止塑制過程中因手的溫度而使酥油胚料融化變形,藝僧們在室溫控制在零度的作坊裡,身邊放有一個盛有冰塊的水盆,他們要不時將手浸入冰水中。整個製作過程十分艱辛,藝僧們的手上大多會生出凍瘡。對佛教的虔誠和對藝術至美的追求,完全超越了肉體上的痛苦,冰冷的手中,艷麗的酥油花不斷生成。   最後一道工序是「裝盤」。將塑造好的酥油花按設計的總體要求。用鐵絲一一安裝到位。固定在幾塊大木板上或特製的盆內,高低錯落有致,件件立體懸空,觀賞者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觀瞻玩味。佈局成單一的花卉圖或整幅的故事畫面,俗稱「酥油花架」。展出時,「酥油花架」會用高桿立起,最高可達十幾米,人們在下以仰視角度觀看,更覺佛法莊嚴,寶像生輝。一座大的花架上,往往要塑造幾十個、甚至一二百個人物組成的故事畫面。其中菩薩金剛端坐安詳,飛天仙女身姿綽約,花鳥蟲魚栩栩如生,人物神形兼備,亭台樓閣金碧輝煌,整個畫面繁而不亂,絢麗多彩,令人歎為觀止。   豐富的題材   酥油花表現的藝術形式多樣,題材內容十分廣泛,多屬佛教故事、歷史故事、人物傳記、花草樹木、飛禽走獸、佛像和人物形象等。隨著時代的推移,又不斷賦予一些新的時代氣息。如「釋迎牟尼本生故事」,既豐富了酥油花的傳統風格,又生動地反映了現實生活,使以前的單塑手法逐步發展成為立塑和浮塑相結合、單塑和組塑相結合,花架和盆塑相襯托的多種形式。塔爾寺建有專門陳列油塑藝術的酥油花館。   以龕供為主要形式的小型酥油花製作以造型精妙,色彩絢麗柔嫩,花色品種層出不窮,形式多樣,充滿吉祥喜慶的視效為特色。如「切馬」盒中作為供品的「吉祥八寶」油塑浮雕花卉組合的吉祥圖案、立體「羊頭彩塑」裝飾供品,在寺廟與民間祭祀供品中必不可少,幾乎家家必備。龕供酥油花常以數十或數百集中陳放,形成了妙趣橫生的風格形式。有的寺廟則別出心裁,把百餘件酥油花組合成巨型祭壇,構成弦妙的神秘意境。

Next